您现在的位置是:桂林锋创资讯网 > 订阅

婚后的秘密——公交跨坐挺进律动深,变迁时代

桂林锋创资讯网2019-10-02 09:29 911 人围观
正文

二人开车堵在步行街转口的人民路上,街道上塞满了车子,路两旁行人都在掩口快走,显然绿色的烟雾给人们不详的感觉,只是目前还没有现吸入进去有什么不适感,咚咚咚,一个壮汉正在刘夏他们车旁敲击着车窗。“陈哥,小夏 你们去哪,赶紧让我上车,捎我一程,还有你们的口罩一套快给我一份”原来是老乡程野,程野是健身教练,在安市奋斗几年,偶然机会和陈默相识,程野也是单身汉经常无事也会找陈默刘夏他们喝酒,今天他不上班班提了两瓶酒过去找陈默、刘夏他们,结果遇到地震,酒也砸了,地震结束后他跑到陈默家口,现门关了,就准备赶紧回家,刚出路口就看到他们俩的车了,“赶紧上来,关门”陈默说完随后从后座位拿了一套眼镜,口罩给程野,他们带了几套在车上备用,所以还有多余。

上车后,三人闲聊,说道要回汇城,程野一听,也要跟着回去,不过要先回住的地方拿些行李,“程叔,现在空气都是烟雾也不知道有没有毒,你也别拿衣服了,我和舅舅啥也没带,有毒的东西带回家还是麻烦事。”刘夏说道。程野一听也有道理,也就同意直接出,三人在车上等一会现道路太堵,陈默心一横直接开上行人道,往前冲,费了很大一部分功夫终于开出市区,开往高公路,路上行人现在越来越少,很多人都躲在家里或者也在开车驶出安市,车子缓缓行驶,突然道路盘冲出一个男子,疯狂追着车子,双手张开像是在要抓住车子,嘴里嘶吼着, 陈默一转方向盘避开此男子,后视镜看到男子还在追车,莫名有点寒意也不敢停下,稍微加油门,慢慢男子被甩下,三人互看一眼,“遇到个神经病,真不怕死”刘夏不停侧头看着后视镜说道,程野也回到”是的,也不知道和这个诡异的绿色烟雾有没有关系,刚才那人搞得跟电影里的丧尸还有点像”,陈默接口“你还别说,真有点像丧尸,这烟雾看的人心慌慌的”话音未落,又一个黑影从车子正前方陡然冲过来,因为雾霾可见度本就不高,陈默现后慌张的一个急刹车,还是撞上了,“糟糕,老舅,撞到什么东西”刘夏着急说道,程野毫无准备撞到前座位上,刚稳定坐好,急着看着车前说着“陈哥,我们下车看看吧”,陈默惊魂犹定,“陈哥”“老舅”,陈默才缓过神,赶紧应到,“好的,咱们下去看看”。

打开车门,探头一看,雾气又大了几分,模糊的看到十几米外一个人形趴在那。“小夏,野子,你看那是不是个人”陈默颤抖着说到, 刘夏也有点惊慌“老舅,有点像 ,咱们过去看看吧”,三人深呼吸镇定一下,慢慢走到前面,刚走几米,突然趴在地上的人突然扭曲着站起来,两手臂垂下,头微微仰着,双腿看起来骨折,站在那,姿势看着就像恐怖电影中的鬼附身的样子,很不正常。 三人吓一跳,互相对看一眼,“老舅,有点诡异咱们还是别上前吧!”刘夏拉一下陈默的衣服。程野也附和“陈哥,小夏说得对,这人被撞了十几米还那么诡异的站了起来绝对有问题,咱们要不先回车上吧!想想刚才遇到的那个追车的神经病,这个雾霾让人都不正常。”

婚后的秘密——公交跨坐挺进律动深,变迁时代

陈默思考了一下,刚想回答。这时一声嘶吼吸引了三人的目光,声音是从被撞的那个人的口中出,并且一瘸一拐的向三人冲了过来,刘夏率先反应了过来。拉着他们两跑回车上。三人关上车门,急忙锁紧窗户,这时被撞人的脸已经出现在了车窗前并两手在不停地拍打着窗户。嘴里还在嘶吼着。三人这才看清被撞的人已经算不上人了,一只眼球挂在脸上,另一只眼球白,嘴里还不停地溢出鲜血,隐约间看见牙齿上有一丝鲜肉的痕迹,这是个死人。“老舅,快开车,这是丧尸,跟电影里一样”刘夏催促着,陈默双手颤抖点火,油门一踩,汽车嗡的一声窜了出去, 也顾不得视线不够,加大马力赶紧逃离丧尸。

<div>

更多访问:Baⅰshu。La

车子快行驶,前方都是绿色雾霾,根本看不清路面,不过陈默在安市生活那么久,路面还是熟悉,为了甩掉身后追逐的丧尸也是冒险开快,庆幸的是丧尸腿被撞过后跑的很慢,渐渐驶出雾霾。开到了高路口,由于地震生后不久,而且范围不是很大,高收费口还是正常工作,高公路收费人员看着三个带着防毒口罩奇怪人,给予同行,三人踏上返回汇城路程。

一路无话,空气沉闷,天空中也在酝酿暴雨,“今天糟糕透了”刘夏坐在副驾驶说到,接着打开收音机,想听听音乐,收音机兹兹。调频搜索到Fm99.8 ,“听众朋友们,中午好这里是安市城市广播音乐频道,下面插播到一条紧急情况:本市下午4:3o 市中心生4.5级地震,地震等级较弱没有造成太大损失,但是震中步行街莫名出现一条裂缝,裂缝中不断涌出大量绿色雾霾,经紧急检测,雾霾中含有需要对人体神经有害物质,清大家做好防护准备,通知家人关进门窗,出现不良症状请紧急到医院治疗。再次重复,本市。。”刘夏庆幸自己舅舅卖的防毒口罩,他们安全出来,只是新闻中并没有提到丧尸,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没有现还是故意隐瞒。

经过几个小时默默行驶,晚上终于到了汇城,祥和的气氛使得三人终于平静了下来,整个放松不少,肚子咕咕叫了,三人找了饭馆狼吞虎咽,中餐晚餐一起解决。饭毕程野和刘夏陈默告别,打车回家。陈默调头驱车来到刘夏家,两人回到后,刘夏妈妈陈阳看到两个人那么疲惫赶紧收拾房间,让他们休息。

婚后的秘密——公交跨坐挺进律动深,变迁时代

上一篇:在客厅亲我下面_暧昧的颜色 8

下一篇:领导把舌头伸进我b里 ,一女四夫|花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