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桂林锋创资讯网 > 订阅

屁眼阴部张开跪下调教,前后夹击,不要了(h)文—

桂林锋创资讯网2019-10-16 13:58 913 人围观
正文

她并不认识她,据说她才二十多岁就嫁给隔壁五十多岁卖蔡的老胡,来台湾已经快十年了,可是这十年蒋姿芹并不住在夫家,所以她不认识王婶口中这位骚包的外籍新娘。

(6鲜币)第三十二章 丈夫的性事之三无心捉奸(限)

眼中这对偷情男女罪证确凿难脱干系,可是对於捉奸她却毫无兴趣,就算左邻右舍流言四起也激不起她任何反扑的动力。再说黄文雄有了发泄性欲的对象对她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,天晓得她有多麽厌恶和他发生肌肤之亲,若不是基於夫妻义务她根本不想让他沾她一根汗毛,他飞扬跋扈的言行举止让她觉得龌龊恶心,纵使经历过这麽多年的夫妻关系,当年他强暴她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,他暴戾恣睢形象在她心底早已根深蒂固难以抹灭。

屁眼阴部张开跪下调教,前后夹击,不要了(h)文—忘年之爱

自认自己并非志节高尚xiōng怀大度之人,她有喜怒哀乐爱恨嗔痴,甚至嫉恶如仇。黄文雄一直以来加诸在她身上的伤害跟痛苦,不可能一朝一夕化为乌有,何况他根本毫无悔意,她对他的愿怼只会日积月累日益加深。

既然对他毫无感情存在,怎会在意他现在下体下是谁,只要不是她是谁都跟她无关,她无所谓,不在意他跟哪个女人交欢,她认识的也好,不认识的也罢,最好他带著某个女人远走高飞远离她的视线、她的生活,自此就能终结她的苦难,或许,她还会深深感激那位代替她的女人。

她蹑手蹑足的离开窗户边,屋内两具赤裸肉体火热交缠景象让她脸颊不由得泛上红晕,活生生的目睹一场真枪实弹的性爱秀怎不叫人脸红脖子粗,王婶说的真有其事,既然王婶都知道了,可想而知这件事已不是秘密,或许她还是最後一个知道的人……不,还有人不知道,那就是卖菜的老胡,要是他知道了怎会善罢甘休,任凭自己的老婆跟一个有妇之夫偷情,所以他还不知情?

她不会做那个告密者,就让他们再快活几天吧,总有一天会东窗事发──

穿过客厅回到车上,她迅速发动车子在被发现之前得赶紧离开,免得遭受池鱼之殃。

屁眼阴部张开跪下调教,前后夹击,不要了(h)文—忘年之爱

不知为何目睹黄文雄有了其他性伴侣她反而有种解脱感,不似其他妇女气愤难耐,反而想额手称庆高声欢呼。

她的脸上绽放难得的笑容,呼出一口气,自言自语:『还是老样子,这个人永远离不开女色……俗话说食色性也,只要是人离不开色其实很正常,只是这个人特别喜欢“偷“,要不然就是“抢”,光明正大的事好像没做过几件。』

她无奈的摇了摇头,心想,此生做他的妻子应该是为前世的冤孽偿债,只是这债要还到何时才会了。

心里满怀心事,不知不觉中她开著车停在周文弘之前宿舍的门外。

她没下车,没有熄掉引擎,静静的坐在车内,双眼凝神手紧扶著方向盘若有所思,紧闭的门屋内早已人去搂空,他之前调离这里到她服务的厂当厂长就已搬离这里,原先他独居的宿舍现在无人居住,望著布满风霜的屋檐那一夜彷佛已是很遥远之前的事,而那一夜自以为的“一夜情”亦是更遥远更遥远的记忆了。

屁眼阴部张开跪下调教,前后夹击,不要了(h)文—忘年之爱

这里充满她的回忆,假若那个晚上没有跟他回到这栋低矮老旧的宿舍,或许感情不会在心里滋生,或许他们还是会像一般的同事相约访客,再不然偶尔聚聚餐,大夥相聚唱唱KTV,除此之外不会有太多的交集,可是……她却选中他当她“一夜情”的对象,一夜间改变了彼此的关系,也让自己误蹈了感情漩涡,现在在这里徘徊不已──

叩叩……

厂区内有人靠近敲她的车窗。

听见车外的声音她低头迅速擦拭不知何时泛出的眼泪,隔著暗色的隔热纸那个人不会瞧见她的动作。

擦乾眼泪她抬起头按下电动车窗,望向车外,敲她车窗的人也弯腰往车内看向她,她吃了一惊,喊说:『文弘──』

他怎会出现在这里?

(16鲜币)第三十三章 地狱里有你我也愿意去

『嘿──怎麽来这里?』他神色怪异地问。

这个疑问句应该是她问的才对,她每星期至少得来这厂一、两次,她的出现并不显得特别突兀,反而是他,早就不是这区块的一员了怎麽突然来了呢。

她纳闷,『今天没上班吗?』

『有啊。』他屈身探头看著车内。

『有?』她狐疑的望一眼车内仪表板上的时间十六点五十分,正确下班时间为十七点三十分,他来做什麽?没听说今天有会议举行,何况他根本不属於这一区,就算开会也轮不到他参加。

『溜班啊。』他咧嘴打趣道。反正当厂务主管又不用打卡。

『溜班?』她不知可信与否的皱皱眉,“溜班”这名词何时上了他的身,不像他一贯刚正的处事作风,她才不信他会做这种偷**摸狗的勾当。她追问:『坦白说到底是什麽风将你吹来了?』

他诡谲地嘿嘿嘿的轻笑几声说:『孝权,他住的庄里庙会……』他翘班专程南下,当然不只为了这一餐庙会的流水席,还有件更重要的事……

听见“庙会”不等他说完她恍然大悟地惊呼:『哎呀,我怎麽忘了,孝权前天也有跟我提过。』

她用手敲了敲自己笨拙的脑袋,早上还在那里碎碎念著到底去不去,怎麽到了下午就忘得一乾二净,都是黄文雄干的好事让她慌了阵脚乱了情绪,丢三落四犯了健忘症。

『要去吗?』刚才他还在犹豫不决要不要打电话联络她,最後决定打电话时,走出辨公室拿起手机,却看见远方有部似曾相识的银灰色轿车,走进一看竟然真是她,他眉开眼笑的走过去,真是心有灵犀,他满怀想的都是她,她马上就出现了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难怪她看见他时,他正高兴的笑得合不拢嘴。

『你……要让我跟吗?』她故意这麽说,其实她也受邀约了,有他同行当然最好不过,只是……她想了想──管他的,人言虽可畏,可是一个人活著时时刻刻都要避讳他人眼光如何活得自在,不如关在家中闭门造车来得安全。偏偏那个家对她而言也不见得是个安全的避难所,甚至可能危机四伏,必须时时提高警觉。

他拿出手机在她眼前晃了晃,笑著说:『本来想打给你,可是你就来了。』

『说得我好像自投罗网似的。』她扬眉笑。今天真像洗三温暖,一会儿被吓得心惊胆跳心里冷冰冰的,一会儿高兴惊喜的浑身热呼呼的。

总之,看见他真好。除了一解相思之苦,还有很多说不上来的情绪搁在心底。

上一篇:妹妹啊不要好痛|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,【综漫】

下一篇:挺动着屁股想让男人插的更深一些—上课被同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