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桂林锋创资讯网 > 订阅

草莓冰块高H_灌满水果高H|似水佳人

桂林锋创资讯网2019-10-15 08:29 867 人围观
正文

沉默了一会儿,我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,便开口问了这么一句。


话一说出口,我就有些后悔这么问了。


废话,哪个女人愿意把自己脱光了,然后还要摆出各种姿势,拍下照片给陌生男人看?


果不其然,我这么一问,夏雪艳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,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愤怒:“我不去!”


“我说什么也不会去的,谁爱去谁去,总之,不要找我!这样的侮辱,我可承受不起!”


嘴里这么说着,夏雪艳一双白皙的小手,也在不断地捶打着她身下的沙发。


由于情绪实在是有些激动,夏雪艳的整个身体都跟着她的动作而扭动了起来。


夏雪艳这么一动,她那本来就故意对着我的屁股,这会儿正好就张开了一些,于是,我便又看见了她双腿之间那最为隐秘的地带……


夏雪艳还在继续说着什么,但是我已经没有那个心思继续去听了,只隐隐约约听见她说什么,自己会想办法,保护好自己之类的。


“你看我说这些干什么,真是让你见笑了。”


可能是夏雪艳知道我也没有在认真听她说的缘故,跟我抱怨了一会儿之后,夏雪艳便有些自嘲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

我并没有回答夏雪艳的话。


这个时候,我正盯着夏雪艳的那个地方看呢,哪有时间管她在说些什么?


“哎呀,你赶紧过来给我上药呀!”


夏雪艳看见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屁股看,一下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便这么叫了我一句。


“哦。”


我有些不在状态,嘴里答应了一声,人就朝着夏雪艳走了过去。


等我回过神来之后,我已经拿着药瓶,坐在了夏雪艳的身边。


“你看着给我上药吧,然后按摩一下。”夏雪艳说完之后,就没有再开口了。


看着夏雪艳那白皙的翘臀,我咽了一口唾沫,只能照着她说的办。


将药油倒在了我的手上之后,我轻轻地抹在了夏雪艳的身上。


她身上的皮肤本来就很白,老板在她身上又掐又打之后,留下的痕迹就十分明显。


看着夏雪艳那雪白的皮肤上面,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,我不由得就有些心疼她。


给她擦药的时候,我也有些紧张,一方面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给一个女人这样擦药过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,我怕把她给弄疼了。


“你还紧张呢。”


由于我小心翼翼的笨拙动作,夏雪艳很快就察觉到了我的紧张,她甚至还取笑了我一句。


我没有答话,只是手上的动作用力了一些,涂药的范围也扩大了很多。


我的手在夏雪艳的身上游走,几乎将她给探了个遍。


在这个过程之中,我不可避免地支起了帐篷。


除此之外,我什么也没做。


倒是夏雪艳,一直在那儿哼哼唧唧,一副十分舒服的样子。


“小张,你咋这么淡定?”夏雪艳趴在那儿,突然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。


我假装没有听懂她的话,什么都没说。


但是夏雪艳却根本就不打算放过我,还是继续问道:“你不会还是一个雏吧?”


夏雪艳这么一说,我不由得就是一阵无语。


说到雏,我还真的就是个雏,活了二十多年,我还从来没有跟哪个女人发生过关系。


但是这话从夏雪艳的嘴里问出来,我难免会觉得有些尴尬。


要是在她面前承认,我还是一个雏的话,那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?


我正想着该怎么回复夏雪艳的这个问题,她却先开口说话了:“你先别说,让我猜猜。”


她说到这儿,突然停了下来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
搞得我也有些紧张了,不知道夏雪艳究竟是要干什么。


“这样,我们来玩一个猜谜的游戏,谁输了谁给钱,你敢不敢?我猜你一定已经不是个雏了。”


我这边正担心呢,没想到夏雪艳却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。


既然是要玩猜谜的游戏,我心里还是有那么些愿意的,而且夏雪艳已经提前说出了自己的答案,这会儿不管给不给钱,反正我是不会输,那就对了。


“你说说,我猜的对不对?”


见我还是没有说话,夏雪艳便又追问了一句。


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么份上,我要是再不说话,也有些过不去了,但是吧,要我当着夏雪艳的面,承认自己还是一个雏,又有些让我开不了口。


“你不说话,那是不是就说明,我的答案是正确的?”


这么说着的时候,夏雪艳显得有些兴奋,身子跟着一扭,我正帮她往屁股上擦药呢,一个不小心,手就直接朝着夏雪艳的双腿之间滑了过去。


“啊!”


立马,夏雪艳就随着我的动作闷哼了一声,声音听着竟然有些压抑的欢悦。

上一篇:最后一款搭载830马力V12自吸发动机的兰博基尼A

下一篇: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,好大好硬不要了了_愿我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