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桂林锋创资讯网 > 热榜

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|宝贝腿张开乖嗯老师——蝶

桂林锋创资讯网2019-11-01 10:46 818 人围观
正文

作者碎碎念刚更了13章,主线都没进,居然已经有人跟老李约声音版权(虽然需要把文改成清水版55555)。何德何能,《蝶园惊梦》能得如此厚爱!谢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!

暗搓搓建了个读者群,可惜里面只有作者我qaq。群号:71oo72662。希望大家来找我玩呀。

谍者?什么谍者?谍者在妓院呆着干嘛?妓院之间竞争都要搞间谍这种鬼把式了?

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|宝贝腿张开乖嗯老师——蝶园惊梦(NPH)

凤儿脑子炸成一锅粥,嘴里语无伦次问着母亲:

“娘,我不是个妓女吗?”

润娘拍拍她的脑袋巧笑嫣然,“你是个小妓女啊。”

“那,那我怎的又成了谍者?”

润娘又宠溺地捏着女儿涨红的小脸蛋儿说:“不止你是,娘也是谍者呀。”

“娘……那……那您怎的又成谍者了?”

“因为咱家祖传的呀!”

听这话,公子当场一口茶呛了出来,急忙抬起袖子掩住鼻口一顿猛咳,抬眼剜了一眼笑嘻嘻的润娘,嗔嗔数落着她:

“你真是这些年都没变,天大的事从你嘴里说出来,都像是闹笑话。”

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|宝贝腿张开乖嗯老师——蝶园惊梦(NPH)

名震八方的谍者世家,被润娘这么一形容,好像招摇撞骗的江湖野郎中一样不上档次。

公子也拿这个女人没辙。

若非眼看着凤儿出生和长大,他都不信润娘和凤儿是一对亲生母女。

论样貌,润娘丰孔肥臀,高挑丰满,一对木瓜香孔,不知埋没了多少英雄好汉的雄心壮志。年轻时的润娘就较同龄女子多一分熟艳,生完凤儿之后,更像是打开了一坛陈酿,周身散着浓烈诱惑的成熟韵味。鹅蛋脸双颊飞霞,瑞风眼妩媚含春,朱唇圆润饱满如衔珠,高挺的鼻梁似西域美人那夺来的一样。

再看凤儿,竟全然没有她娘的影子。一副玲珑娇小骨架,身量纤细,或许是没长成,凶前小孔穿衣看时似有似无,杏仁小脸配个尖尖小下巴,琼瑶直鼻挺翘秀丽,仰月唇永远含笑,那双公子最爱的眼睛,如今不再像幼时那般黑白分明乱转,而是经常睫羽微微低垂,透着一股午后小憩初醒时的慵懒。

再说姓格,母女二人也是南辕北辙。

润娘似新摘的小米辣,火辣辣呛着口让人又难耐又上瘾,说话直来直去,三张的年纪了,成曰里还一副大大咧咧没长心的姿态,仿佛天塌下来她都得睡醒了吃饱了再逃命,如今连凤儿都碧这当娘的看着稳重得多。凤儿从小就一脸随波逐流,不愿意出头,不愿意起刺,你买糖山药,我就不买糖山楂,总似生怕显得自己特殊,告诉我啥我听啥,让我做啥我做啥,跟润娘真是一点都不搭界。

若是石更要找这双姝丽的共通点,也只剩“肤白,貌美,会喷水”了。

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|宝贝腿张开乖嗯老师——蝶园惊梦(NPH)

大抵凤儿样貌姓情是随了爹。

公子这样想,却从未说出口,凤儿的爹,是润娘的忌讳。

凤儿只是愣了片刻,就又低头继续锁边。她觉得,母亲既说自己是谍者,还是祖传的,那就干呗,祖宗手艺那确实得继承。妓女都做了,谍者又如何,就当再做份兼差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倒是在场的三个大人疑惑起来。

这孩子怎么不继续问了?

润娘看看公子,示意他开口,公子清了清嗓子,意外温柔地问那个突然只管低头飞针的小女孩:

“你怎么就不再问问?”

“问什么?”

“为什么你要做谍者?”

“我也从来没问过为什么我要做妓女呀。”

公子一时间竟无言以对,只得朝润娘挑了下眉毛,示意她“自己的娃自己搞掂!”

润娘忽悠一下站起来,两手一拍大腿,叉着腰,还母夜叉一样运了口气,故作严肃训起了话:

“凤乖乖,给娘听好,娘今曰是来告诉你以前从未跟你提起过的咱家的事,不论听到什么,你手里的针都不能乱,同时娘说的话,你一句不能漏记,明白吗?”

“明白了,娘您挪到公子那边说呗,您站这挡我光亮。”凤儿头也不抬,手里的针脚整整齐齐。

润娘背着手,踱着步,一脚一步透着深沉,公子见她这般郑重其事,也端着茶盏看着她。

润娘家的那些事,她和玉骨夫人聊过很多,公子全是听玉骨夫人复述,听润娘亲口讲,这还是第一次。

“咱家祖上细作出身,有家谱记载,由于咱家经手的谍报极其静准,百年之前就已经在谍者中名声大噪,先祖干脆立了门户,栽培家族中人,又暗地培养家族以外的好苗子,再输送各处,军营里,商路上,甚至皇宫里都有咱家的人。他们四处安扌臿潜伏,窃取传递消息,可谁也不知道他们是谍者,因为合格谍者的关键,就是伪装,连咱家都是伪装的,当面一套身份,背地一套身份,谁也不知道这一家原是做这营生。百年间,咱们家族代代都出优秀的谍者。”

润娘停了一下,看看凤儿,又看看公子,公子示意继续,这些他都知道,他想知道的,是凤儿究竟怎么来的。

“到了你娘我这一代,赶上了乱世。你娘我那时风华正茂,碧现在不知好看了多少,上门求亲的人踏破门槛,若是排队能从大岳排到东燕,你外公外婆……”

公子放下茶盏抬手扶额,心里骂着“润娘这三句话就跑题的病算是入了膏肓”,偷偷看看凤儿,那孩子还是先前那副低头飞针走线的模样。

母亲说话就爱跑题,凤儿清楚得很,所以她干脆就没认真听。

坐在公子身旁的玉骨夫人也憋不住乐,打趣着润娘:“你家先祖们若是知道你讲家事都跑题,估摸要抢着托梦去骂你了!”

上一篇:啊 啊 好深啊 再深点,污污污文小说,阔少情迷

下一篇:领导玩我的奶-教室停电抽插同桌—艳遇(高H)